mg电子游戏

《设计》杂志专访浙江大学孙守迁教授

?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:设计杂志

? 采访:李杰 李叶

? 受访:孙守迁

孙守迁
中国创新设计产业战略联盟成立工作于2013年8月启动,2014年10月11日在杭州成立。联盟依托浙江大学,两院院士路甬祥任会长、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任副会长。联盟以提升创新设计能力为使命,以制造业、创新设计企业和区域支柱产业的创新设计需求为导向,以形成产业核心竞争力与影响力为目标,促进民族品牌产业和区域经济发展。据联盟副理事长兼秘书长、好设计执委会主任孙守迁教授介绍,联盟的指导单位是中国工程院,偏重的是“国家重大利益”。而“好设计奖”由中国创新设计产业战略联盟和中国工程院科技知识中心共同主办,依托中国工程院国家高端战略智库,经中国创新设计产业战略联盟会长、两院院士路甬祥发起,中国创新设计产业战略联盟副会长兼理事长、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领衔,集聚中国创新设计领域知名专家智库、产业资源、金融资源,旨在打造中国创新设计领域权威设计奖项。经过3年的发展与完善,“好设计奖”于2017年12月成功在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工作办公室备案。

 

设计: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改革开放的第41年,在这70年中,中国设计取得了长足的发展。请您从自己的专业角度出发,谈一谈给您留下深刻印象的几个时间节点和事件。

孙守迁:从中国工程院路勇祥院士、潘云鹤院士带领我们推动创新设计发展战略研究开始,于2013年8月启动了中国创新设计产业战略联盟成立工作,当时路勇祥院士就提出了“设计3.0”,由此不难看出其中的时代背景,从时间维度来看,“3.0”正好与“知识网络时代”吻合。改革开放之后,互联网迅猛发展,带动了我们对工业时代的设计的再认识。回想“2.0”时代,中国设计严格照搬了德国包豪斯模式,从工业造型角度出发。这四十年经历了设计从工业时代向知识网络时代的变迁。

新中国成立后,国家领导人带领领导集团大力发展重工业,为后期改革开放打下了工业基础,包豪斯理念的引入才有了制造能力的基础。在计划经济时代,设计基本上发挥不了作用,随着消费能力的提升,需求更加多样化。现在光靠外形设计已经不够,设计的要素及关键点、卖点都发生了新的变化,以手机为例,外观的差异化已经不大,主要差别在于里面使用的APP,商业模式的创新、人机交互的创新占了上风。代表了这个时期设计的模式又要发生变化,所以路院士和潘院士力主成立了中国创新设计产业战略联盟,就是为了能够带动这件事情,包括推动了“好设计奖”。

 

设计:“好设计奖”的定位是“中国创新设计领域的权威设计奖项”,请谈谈好设计这个奖项设立的初衷及独特之处,以及“创新设计”这个关键词是如何体现的。

孙守迁:“好设计奖”主要从“创新设计”的理念出发,潘院士提出了“五大构成”。包豪斯的设计教育基础包括了平面构成、立体构成和色彩构成,更多的是关注艺术。在创新设计产业联盟的规划和中国工程院的咨询项目中,有一个就是关于用大数据来支持创新设计的,它分为五个构成:技术构成、商业构成、文化构成、人本构成、艺术构成。在大数据的支持下,创新设计一定会以一种更加高效、更加先进的方式提高我们的产业水平。包豪斯的“大平面”、“大弧面”基本上没有人本构成,把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细节都去掉了,叫简约化。最近传统文化重新火起来,也是因为生产技术条件具备了,3D打印可以制造各种复杂的产品。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包豪斯当时是为了满足平民化需要,“大平面”、“大弧面”消灭了文化,抹去了各国文化的差异性,这对现代社会是不利的。现在中华文化在复兴,文化要有自己的特性,表现差异化,文化入口很重要。

技术上讲,都是从互联网、物联网的角度为入口,这是美术院校艺术人员所不擅长的,技术流派在工业设计师的帮助下,渐渐占据了主流。当年为什么会有工艺美术运动?因为机械工业发展的太缓慢,不如绘画来的快,所以艺术家大量参与到设计活动中。路勇祥院士研究表明:先有工业革命,才有包豪斯学说。所以这个时代必须要关注新的工业革命会给设计带来重大变化。

包容很重要,技术构成、商业构成、文化构成、人本构成、艺术构成中为什么要谈“商业”?商业的逻辑很重要,不管是艺术家还是科学家的创造,没有商业就无法实现价值。淘宝就是因“商业模式的创新”而崛起。可见商业的入口很重要。艺术和科学基本上属于工匠行为,马云是平台思维。所以,掌握了商业入口也成为创新设计新的动力,也就是“好设计奖”里面的“商业模式创新”。

“好设计奖”的评审团由科学家、院士们组成,偏重考虑产品的价值。这个奖2017年12月份年在国家科技部奖励办备案,代码0283。

 

设计:对于中国设计走向全球,您认为中国创新设计产业战略联盟能做些什么?

孙守迁:中国创新设计产业战略联盟的指导单位是中国工程院,偏重的是“国家重大利益”的东西多一些,像北斗系统、中车、大飞机,家电行业的海尔、美的等。

包豪斯流派偏生活用品,而现在社会发展,产品和装备分为两部分:生活和生产服务业,反观改开初期,主要是轻工部在抓,所以生产和服务业较弱一些,偏消费的多一点。“国家利益”就是偏生产性、偏社会发展的内容考虑的比较多,即所谓“大国重器”,包括航母、航天。

 

设计:您对中国设计的全球化发展有何建议?

孙守迁:今年4月25日启动了“一带一路”创新设计大展,未来将在“一带一路”国家举办,预计参展作品上千件,全面呈现一带一路国家的创新设计前沿成果和发展愿景。大展将通过“一带一路”创新设计展搭建一个项目合作、技术转移、人才交流、文化推广的平台,立足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面向全球建立国际科技合作创新平台,推动科技合作项目的落地和先进技术成果的转化应用。

END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