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尼斯人网上娱乐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县域概况 > 人文

田汉与国歌

发布日期:2019-03-01 14:15     来源:威尼斯人网上娱乐政协

  80余年前,在中华民族救亡图存的炮火声中,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唱出了全民族的愤怒和决心,从此被传唱大江南北,甚至世界反法西斯阵营的其他国家。68年前,这首歌成为了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,这也给其作词者田汉带来了无限荣光。

  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写在《风云儿女》剧本梗概原稿最后一页

  在威尼斯人网上娱乐果园镇“田家大屋”内,一幅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的书法作品无疑是整个纪念馆的精华所在,正如这首歌是田汉一生最值得骄傲的创作。

  1934年底,田汉开始创作电影——《风云儿女》,剧本梗概写好后,为了呼应剧中用到的辛白华创作的长诗《万里长城》,田汉准备创作一首以长城为背景的电影主题歌。

  对于“长城”,田汉有自己的认识,他的一篇文章中曾写道:虽然从飞机上看,长城不过是一个矮墙,但我们现在要反对侵略者,中国人民要团结起来,形成一个真正的铁的铜墙。于是有了“把我们的血肉,筑成我们新的长城”这句歌词。

  关于歌词最初写在哪,有一种说法是写在香烟纸盒上,田汉自己对此的记忆也比较模糊。不过当时一起与田汉拍摄《风云儿女》的夏衍就在上世纪80年代明确否认过这个说法。

  夏衍说,田汉的《入狱》一诗才是写在一包香烟的锡纸的衬纸上。原来,田汉写完《风云儿女》梗概后,便因“文委”遭到破坏入狱。入狱前,田汉已经交给剧组《风云儿女》剧本梗概,《义勇军进行曲》这首主题歌,就写在梗概原稿最后一页。

  有了歌词,就不得不提到另一个关键人物——聂耳了。田汉和聂耳在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创作之前已有多次合作。

  自1931年,与聂耳在“明月歌舞剧社”初次相识后,田汉和他在电影《母性之光》中的《开矿歌》、电影《桃李劫》的主题歌《毕业歌》、歌剧《扬子江暴风雨》的《前进歌》等歌曲中均通力合作。从《聂耳全集》中可以发现,聂耳创作的音乐田汉作词有10首,是其歌曲中作词最多的人。

  当聂耳听到田汉被捕的消息后,马上找到夏衍,说:“听说田先生写的《风云儿女》有一首主题歌《义勇军进行曲》,请交给我作曲吧。”夏衍见聂耳态度极其坚决,便把谱曲工作交给了聂耳。然而,这首歌也成为两人合作的绝唱。

  1935年7月,电影《风云儿女》在全国放映,此时正逢田汉出狱。当他看到报纸横栏大黑体标题上写着“起来,不愿做奴隶的人们”的字句同时,也得知了聂耳在日本不幸溺亡的消息。

  与此同时,田汉也发现,《义勇军进行曲》歌词与他的原作相比有所改变,这显然是聂耳在作曲时进行了加工。如原词中“冒着敌人的飞机大炮前进”变成了“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”,“前进”变成了“前进进”。

  田汉认为聂耳的曲子充溢饱满的政治热情,歌曲中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,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”句子太长,很难驾驭,但聂耳处理起来,却爽朗明快,自然有力。在全国人民忍无可忍,迫切要求反帝抗日时,用简单有力的音节,最好地表达了千万人的心声。

  《义勇军进行曲》成为中国最流行的抗战歌曲

  这首《义勇军进行曲》有多火,可能现在的人们还难以想象。

  由于当时国民党新闻封锁非常严格,所以歌词里不能有抗日的字眼,但这首歌里恰恰没有抗日的字眼,但又激起了大家的激情,这为它的传播提供了有利条件。

  1938年,教育家丰子恺写出了《谈抗战歌曲》,其中就记述了这样的场景:连荒山中的三家村里,也有“起来,起来”、“前进,前进”的声音出于村夫牧童之口。都市里自不必说,长沙的湖南婆婆,汉口的湖北车夫,都能唱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”。

  在全国的军队中,《义勇军进行曲》也是唱得最多的军歌。历史学家黄仁宇曾在远征军担任上尉参谋,他曾回忆道:我们在成都草堂寺青羊宫做军官的年代也唱过不知多少次了。“我们万众一心,冒着敌人的炮火,前进!前进!”其音节劲拔铿锵,至今听来还令人想念抗战时的气魄。

  1939年,国际著名记者伊斯雷尔·爱泼斯坦在《人民之战》一书也写到这首歌:东北人民为摆脱日本的枷锁而英勇斗争,在他们那勇敢精神鼓舞下,产生了这首激动人心的歌曲,使举国奋起,众志成城……《义勇军进行曲》诞生的历史,就是抵抗日本侵略的浪潮不断高涨的历史。这首歌的曲和词深深扎根于中国人民之中。

  同年出版的英文版《中国抗战歌曲集》中,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的注解是这样写的:此歌原用作电影片《风云儿女》的主题歌。这激动人心的“痛苦和愤怒的呐喊”像大火席卷全国,现在仍然是中国最流行的抗战歌曲。

  1940年夏,基督教青年会干事刘良模赴美宣传中国抗战,在纽约结识了被称为“世界歌王”的罗伯逊。次年春,罗伯逊与刘良模组织的“华侨青年歌唱队”在纽约录制了中国歌曲专集《起来》。罗伯逊除了以中文演唱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外,还把这首歌的歌词翻译改编成英文歌《起来》。他在唱片序言中写道:“我听说,《起来》正被数以百万计中国人传唱,可以说是一首非正式的国歌,代表着这个民族不可战胜的精神。能够演唱这首歌……是一件乐事和一种殊荣。”

  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之际,盟军庆祝胜利的曲目中,《义勇军进行曲》赫然名列其中。

  从代国歌到国歌

  1949年9月25日,毛泽东、周恩来在中南海丰泽园主持召开国旗、国徽、国歌、纪年、国都协商座谈会。

  在座谈会上,马叙伦等主张暂用《义勇军进行曲》代国歌,徐悲鸿、郭沫若等许多委员表示赞成。

  因原歌词有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”等历史性的词句,郭沫若等建议将歌词修改一下,田汉当时也谦虚地表示不太合适。

  但是,张奚若、梁思成认为这首歌曲是历史性的产物,为保持其完整性,词曲最好不做修改,并举法国的《马赛曲》为例。

  毛泽东和周恩来赞成这样的看法,认为新中国要达到真正安定、安全,还需要与内外敌人及各种艰难困苦做斗争。经过讨论,除国徽一项继续由原小组设计外,其他各项议题均获一致意见。

  9月27日,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就国歌一致通过了决议案: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未正式制定前,以《义勇军进行曲》为国歌。

  10月1日下午3时,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开国大典,毛泽东用洪亮的声音向全世界庄严宣告:“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。”接着毛泽东按动升旗电钮,伴随五星红旗冉冉上升,《义勇军进行曲》作为国歌第一次在天安门广场响起。

  后来,《人民日报》对将《义勇军进行曲》采用为国歌作了如下解释:“《义勇军进行曲》是十余年来在中国广大人民的革命斗争中最流行的歌曲,已经具有历史意义。采用《义勇军进行曲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现时的国歌而不加修改,是为了唤起人民回想祖国创造过程中的艰难忧患,鼓舞人民发扬反抗帝国主义侵略的爱国热情,把革命进行到底。这与苏联人民曾长期以《国际歌》为国歌,法国人民今天仍以《马赛曲》为国歌的作用是一样的。”

  然而,在文化大革命期间,田汉受到了极左路线的迫害,1968年12月10日,在监狱般的301医院病房内,田汉带着无限的遗憾去世了。《义勇军进行曲》也基本停唱,一些正式场合也基本以《东方红》作为国歌使用。

 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田汉的冤案也得到昭雪平反。1980年到1982年,宪法修改委员会收到了各个方面提出的大量意见,认为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多年来已经深入人心,建议废除1978年通过的国歌歌词,恢复1949年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决定的《义勇军进行曲》。

  1982年12月4日,五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庄严通过现行宪法的同时,通过决定:恢复《义勇军进行曲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。

  在2003年10月举行的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上通过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写进宪法。经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全体代表审议通过,宪法修正案正式赋予国歌以宪法地位。

  (文/节选自腾讯网,熊远帆 李敏)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